首页 >  微商

奥运会背后的电视经济学

发布日期: 2020-06-30

国NBC电视网是本届奥运会的大赢家,据估计,它从转播中获得的利润至少1亿美元。

″ ↘ ∽

但是,很少有人知道,它早在8年前就开始准备了,比北京获得主办权的时间还要早。昨天,《纽约时报》↗上有一篇文章,详细介绍NBC的幕后策划,爆出了许多⊕内幕,令人大开眼⿲界。如果你想了解,奥运会⿰那样的大型活动背后是如何运作的,以及媒体的经济学,我认为这是必读文章。

下面是文章的一些主要内容。

================

奥运会背后的┓电视经济学

By BILL CARTER

原载2008年8月24日《纽约时报》

1.

2005年,国际奥委会终于同意了N♀BC的请求,将北京奥运会的游泳和体操决赛移灬到上午举行,相当于美国的晚上,正是电视节目的黄金时间。

NBC知道后,第一件事就是找到Michael Phelps,询问他的意见。菲尔普斯说,没问题。NBC这才放心。

2.

事实上,从一开始,NBC对北京奥运会就很担忧。除了时差,╬还有污染问题和政治因素,这些都让NBC担心收︴视率可能不会高。

甚至直到2008年3月,离开幕只剩下ぁ5个月的时候,一切看上去似乎糟透了:美国经济开始进入衰退,企业普遍收紧了广告预算,奥运会转播时段的广∽告大部分都无人问津。

NBC内部估计,本次转播肯定无法保本了,只≒是亏损多少的问题了。

但是,出人意料的是,随着开幕时间的临近,广告销售开始上升。等到开幕式创下今年第二高的收视率后(仅次于超级碗决赛),广告销售呈现爆炸式增▪长,所有时段都被一抢而光。

事后,NBC总结,正是糟糕的经济状况,才提升了奥运会的收视率。"美国经济不景气,汽油涨到4美元1加仑,使得更多的人不得不待在家里看电视。外出度假的人也少了很多。"由于这个原因,奥运会才有了更多的观众,也更容易振奋和感染人。

"奥运会开始的时候,正是人们在这个夏天中感到沉闷、压抑、没有目标的时候。奥运会一下子让⊙这个国家找到了兴奋点︵。"

3.

NBC对北京奥运会的准备,其实早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时就开始了,那时甚至还没有确定主办城市。

悉尼奥运会是在2000年9月的下半月开幕的,收视率很不理想,NBC亏了大▅▆钱。当时的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感到很抱歉,专程找☺☻到NBC,听取他们的建议。

NBC当时估计,北京将Γ获得2008年奥运会的主办权。有传言说,中国当局也希望将奥运会放在9月份举行。于是,NBC建议萨马兰奇,将2008年奥运会提前到8月中下旬举行。

理由是,如果奥运会在9月份举行,大部分的◘美国男性电视观众都将流失。那时,美国NFL橄榄球联赛已经开始,每个周日和周一都有比赛≤。NCAA的大学联赛也将开始,每周有四到五个晚上安排了比赛。但是,如果奥运会提前一个月,所有这些不利因素都不存在。另一方面,9月份已经开学了,孩子◥们要上学,家长不会同意孩子晚上看电视到很晚。只有8月份,才有可能使整个家庭一起在电视机前,为运动员加油。

萨马兰奇听得很认真,答应回去后研究一下。48小时后,传来了中国方面的官方承诺,奥运会将在8≈月中旬举行。

但是,美国网球协会知۩道▌后,立刻建议再提前一周。因为8月中旬是美国公开赛的时间,许多世界≮≯一流网球选手将因为赛程∶冲突,而放弃北京奥运会。于是,中国又同意将开幕时间移到8δ月上旬。

很多不知情的人都认为,最终∩确定的开幕日期----8月8日----是因为中国人认为8是一个吉利数字。但是,实际上,真正的原因是美国电视网的需要。

4.┊┋

国〓际奥委会的内部政@策,就是保证美国电视网可以从转ō播奥运会▐中获利。

因为美国的电视转播费,是国际奥委会的最大经费来源,比其他国家加Ψ在一起还要多。NBC转播北京奥运会的出价是8.94亿美元。形成对εїз照的是,中国的电视转播费只出了17◀00万美元。

5.

为了培养观众对奥运会ξ的兴趣,∵NBC早在几年前就开始宣传菲尔普斯。向全国转播感恩节大游行时,特意安排菲尔普斯走在游行队伍的最前面。转播美国全国犬Ⅴ类大赛时,又制作了菲尔普斯和他的狗的特别节目。感恩节游行和犬类比赛,都是一年中最重要的家庭类节目。NBC希望,这样◐可以让菲尔普斯成为一个全民性的关∞注焦点。

6.

为什么游泳和体操对收视率最关键?

因为这是主要的电视观众群----妇女-≠---最喜欢看的比赛。

7.

2001年的夏天,萨马兰奇退休,罗格继任国际◈奥委会主席。他飞到美国,视察美国奥委会,然后又特意去访问了NBC。

NBC当面提出,希望将游泳和体操决赛▊移到上午举行。起初,罗格不同意,表示国际奥委会无法做出影响运动员表现的决♀定。但是,NBC认为,许多运动员都有进行晨练的习惯,因此上午的决赛不会影响成绩。

最终,在2005年,国际奥委会正式同意了↕NBC的请求。澳大利亚奥委会知道后,提出了抗议,但是无济于事。

(完)